非马

末路.

瞎写

       我摸上胸口,感受着掌心下平稳的心跳,又突然觉得那里装的不应该是心脏,而是一只野兽,无比凶狠的野兽,它分秒不停地挣扎着,用上最大的力气,想要挣脱我逐渐无力的束缚,想要冲破我不堪一击的胸膛,想要撕掉我懦弱胆怯的皮囊。等它出现在众人面前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碾碎周围人的虚假面具,把恶人吞吃入腹,将这些作为自身的补给,换来更多用以厮杀的力量,直到皮毛上覆满难以清除的鲜血,直到撕开厚重的乌云让光明降临,哪怕它会被黑暗湮灭,被希望与神明抛弃,被遗忘在时间的缝隙,也不曾后悔。